2020年全年九肖期期准,2020年全年开奖记录结果,凤凰神算,8888uu.com——衡阳市最近新闻

历史咨询

《明星Big Star》总编曾光明

发布日期:2022-06-21 19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02年 全程参与并直播了国内明星阵容超强的“娱乐炫风”系 列大型活动

  2002年 为《天龙八部》剧组招募角色,6万多人在线年 成为中国电信“互联星空”首批内容提供商

  2003年11月4日19时,《明星 Big Star》总编曾光明做客搜狐,畅谈强势娱乐传媒集团的网络新时代梦想。本次访谈是搜狐网娱乐媒体总编周的第三场访谈……[访谈实录]

  主持人说:《BigStar》这份报纸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介绍一下这份报纸的诞生的过程。

  曾光明说:我跟光线月份左右的时候第一次见面,我们第一次交谈大家就一拍即合,有了办一份新报纸的想法。王总本身是做报纸转行做电视的,大家做报纸和对媒体的看法是相当吻合的。

  曾光明说:我们经过了一个多月的筹备,非典期间,北京到广州,就我们几个人来回穿梭。我4、5月份在北京和广州之间来回了5、6次左右,经常是2、3个人坐着一趟飞机到北京,筹备花了1个月,7月4号出的第一份报纸。

  曾光明说:这期刚刚在广州和北京同时上摊,我们全国的步骤基本上实现的从北京到上海,包括成都、重庆,其他的二线城市已经基本上铺到了。

  刚才曾总介绍我们才知道《明星BigStar》的报纸是在非常时期诞生的。曾总,对您来说一个月的时间来筹备够不够?

  曾光明说:可以说不够,也可以说是很够的。作为一份报纸,机器、招人、印刷广告、发行这些事情好象一个月不够。我们筹办这份报纸心里面的想法很多年了,包括一批发行广告都非常了解的人,以及对这个事情很有热情的公司,包括很有勇气的主管单位,我们做这个工作相对比其他的报纸都有优势。

  曾光明先生,现在《明星BigStar》的结构和操作上面您的做法有什么和《南方都市报》一样或者不同的地方?

  曾光明说:其实有很多相似的地方。我认为,人家以前对《南方都市报》给中国报业贡献了一个好的制度,我是认同了这点,尤其在报纸初创的时候,选用《南方都市报》作为榜样,我认为它的运行制度非常好,能够让一个人发挥极强的个人能力。

  曾光明说:我们的奖惩制度,我们的工作条例都有,但是我有一个感觉,因为我们没有很好的人才,这份报纸面临着一个比较大的问题,我们缺乏一流的人才,因为要办一流的报纸。这半年来我通过学习钱学森的《工程控制论》我找到了一点办法,可以跟大家探讨一下。

  曾光明说:钱学森当时回国的时候要做两弹一星,《工程控制论》可以用廉价的可靠性低的方法组建成一个可靠性高的系统。我们的人员里头可能是二三流的人,如果组合得好可以办成一流的报纸,我们现在差不多要做这样的事情。通过两三个人去顶一个人的工作。

  曾光明说:这样推理,也是成立的。《明星BigStar》其实做了很多好的新闻,我个人认为,王家卫的《2046》的揭密,还有近期的这些摄影师和记者在行内都是默默无闻的,但是他们现在做的工作在国内可以做到一流的行业了,这是好的制度可以造就本身不出色的人成为出色的人才。

  曾主编对自己报纸的分工,对记者和采编人员怎么跟他们进行交流的?是怎样传达你们的编辑方针?

  曾光明说:我们报纸的编辑方针是值得讲一下的。编辑方针跟《南方都市报》有很多相似之处。我们在《南方都市报》总结出来一个道理,娱乐新闻应该按照人们能接受的程度给予它报道的程度。100个人喜欢就按照100%的版面报道,如果80个人喜欢就用80%的版面报道,或者20个人喜欢就用20%的版面报道。这是我们的方针。

  曾光明说:说无非就是为读者和大众服务,我们的报纸里边每天最常说的一句话是“为人民服务”,不是为了跟别人说,而是真的是因为你总结了以后,非得说这句话。我经常跟他们讲,怎么样为人民服务?你感觉你的读者想要看什么东西,你帮他找出来,他想看谁了,你就帮他拍张照片。包括我们的美编,可以把版式组合得很舒服,每一份报纸都要每一个人花2块钱看报纸看得很舒服,要为人民服务。

  有没有遇到你手下的编辑和记者,很有自己的想法,要做一些另外一种风格的,表现自己的观点,有自己个性的新闻?

  曾光明说:这样的记者肯定是有的,我们基于一个信心,正确的东西是可以经过讨论大家得到认同的,我们可以讨论,大家觉得不适合可以讲道理。

  曾光明说:它的路线是为大众服务的一份娱乐报纸。你的工作只能为大众服务,如果你是走精英路线的刊物可以做自己的个人尝试,由于你是大众报纸,所以要为大众服务。

  我们知道台湾和香港个别媒体的一些做法,如《东周刊》、《壹周刊》等,您怎么看待这种娱乐现象存在的呢?

  曾光明说:这个事情我们很早在一直探讨,以香港的《苹果日报》为明显的代表。做了一种让人反感的娱乐工作,我们首先认为,这个东西绝对不是娱乐的主流,我们认为娱乐工作是可以做到堂堂正正令人尊重的,这是我们对我们的工作人员的要求,我相信看过我们报纸的人也可以感觉得到,我们的报纸相信不会有人拿它出来觉得很丢脸,觉得面上无光,它是可以做得堂堂正正的。甚至,不是说谈到明星个人的感情经历,就是绯闻,个人感情的经历并不是说很丢人的事情。

  曾光明说:《苹果日报》是一个方面,绝对不代表娱乐工作的全部。我们看到好的例子,好莱坞多数的电影是优秀的,那就足以令人尊重了,给大众带来很多的欢乐。像周星驰这么一个电影演员,他给观众带来了欢乐,可能比很多人带来得多得多,应该受到尊重。同样作为一份报纸媒体来说,它给大家带来欢乐应该受到尊重。像《苹果日报》没有给大家带来欢乐,所以没有受到尊重,我相信读者是能够作出评判的。

  曾光明说:从一开始我们已经在开展跟网络的合作,由于比较新颖的形式,所以大家在摸索,到底什么样的合作形式比较好。或者对报纸来说,该怎么样适应网络是一个问题,从内容本身上来讲已经受到很大的冲击,网络对我们有很多的帮助,但是也有一定的竞争。但是这不是大问题,娱乐市场需要大家捧红起来。我们这个报纸在市场上有一种孤单的感觉,在全国没有对手也没有同伴,就好象一条街上只有一家店卖东西,旺盛不起来,如果像三里屯一样有几百间酒吧就好了。

  曾光明说:网络就像我们的同伴,我们在等其他的同伴的时候跟网络有一个比较好的合作。

  光线传媒在做《娱乐现场》的时候,也没有同样的一档电视节目,E视网也没有一个专门的娱乐网站,他们都有类似的感觉。恰恰说明了咱们的决策者创新预见能力。

  曾光明说:光线做其他的东西无非基于一个看法,中国的娱乐市场是处于星火燎原之势,就差火头点起来了,国内的娱乐相当成熟的,原来没有的现在都有了很多,港台娱乐的融合很多了,像《无间道》一样的分不清你我的,《黑客3》可以全球同步放映,中国的娱乐已经水到就差渠成,我们需要一个娱乐的电视和娱乐的网站,大家都这么想的,大家也都朝这个方向努力,当你先行一步的话,突然有这个优势,当然会觉得很孤单。

  当您觉得不孤单的时候,竞争也就该出现了,您在未来的竞争当中是否有信心呢?

  曾光明说:“弱者害怕挑战,强者渴望挑战”。做报纸是为了一个广告市场,广告市场如果只有两百万,挣完也没用,如果有两百个亿,你能分到一点点,也是不一样的。我们需要把两百万做成两百个亿,需要很多同伴加入进来做。

返回